中国船级社广州分社LED显示屏采购项目竞价公告
2020年中国LED产业展望LEDinside_1
台厂2月营收下滑 亿光、晶电月减均超10%

2020年中国LED产业展望LEDinside_1

日期:2020-05-21 13:22点击数:

  2020年中国LED产业展望——LEDinside

人道是LED行业2018年难熬,有谁知2019年更难熬。

  

然而不管怎么说,19年读者诸君也算是熬过去了,此刻我们需要关心的是,2020年LED行业会怎样?

  

本文将从供需两个面向分析行业2019年的情况,并对2020年中国LED产业的趋势根据LEDinside的观察和思考,做出展望。

  

1. 全球LED产业规模及现状

  

在开始讨论中国的LED产业供需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全球LED芯片产业的整体状况。

  

  

中国的LED芯片企业的收入已经占到全球市场的67%(2018),相比2017年提高了6个点,2019年这一比例仍然在继续提升,估计会超过70%(2019e)。中国大陆厂商的份额提升主要是挤占台湾地区芯片厂商的份额,两岸厂商的市场份额此消彼长的态势鲜明,主要系商业模式及客户群有较高的重合度。随着陆厂17年以来新增产能的持续投放,这一趋势或难逆转。台厂唯以差异化定位寻求破局之机会。

  

从芯片销售额来看,2018年全球的LED芯片销售额就已经开始出现了衰退的情形,2018年全球LED芯片市场规模仅为35亿美金,跌幅达到6.1%,进入2019年,由于全行业不同应用别芯片价格陆续补跌,部分应用别之芯片售价跌破厂商平均可变成本,加之厂商产能利用率持续低位徘徊,预计全球LED芯片市场规模缩水幅度超过15%(2019e)。

  

  

从LED封装环节来看,2019年估计会出现全行业历史上的第一次负增长,估计下跌约6.4%。2018年芯片行业销售收入大幅下跌,但是封装环节仍然能够保持正向成长。这是因为18年主要是芯片供给端出问题,芯片产出大幅供过于求,因此芯片价格大跌,但是小间距,景观照明等细分市场需求仍然旺盛,因此封装价格相对跌幅较小,维持了行业增长的趋势。也因此封装厂2018年获得了一定比例的价格传导时滞效应带来的利润。

  

根据LEDinside价格跟踪也发现,封装价格大幅下跌主要出现在1Q19,估计主要影响因素在于芯片价格下跌传导的时滞效应和需求疲弱信号在当时的集中释放。

  

  

  

2019年由于中美贸易战影响加深及全球新兴市场需求疲软,导致照明,背光等大宗需求明显衰退,而新兴应用增长乏力,属于需求端出了问题。封装厂不得不持续降价,以至于出现行业整体性衰退。

  

展望2020年不同应用领域的需求预计会呈现出此消彼长的格局,但是整体上还是休养生息为主。行业重拾上升态势预计要到2021年以后,并主要仰赖mini LED和micro LED应用的陆续商业化。

  

  

以上的市场规模如果折算成对应的需求量的话,我们可以建立以下的芯片产业供需模型,蓝色阴影的部分表示未来预计的氮化镓(蓝绿光LED)外延片(约当4寸)需求量规模,预计到2023年约为目前的1.6倍。但是供给的部分,2019年总量上就已足以满足5年后的需求。只是由于机台性能升级和设备汰换的要求,未来数家LED芯片大厂还会根据经营需要增设新产能,因此行业总供需上的失衡长期来看仍会持续。大部分效率不高的产能和产线由于难以转做他用,将持续处于闲置状态。

  

以2019年时间截面来看,虽然部分2012年之前投产的产能彻底退出市场,总供给相比2018年略有收缩,然而总体影响非常有限,供需之间的鸿沟高达40%。换言之,只有全行业的产能利用率维持在60%,才有机会实现基本的产销平衡。目前龙头厂商远高于70%的产能利用率,则意味着抢占了更多中小供应商的市场份额,亦或者部分转化为行业库存。

  

  

相比之下,用于红光LED的砷/磷化物产能供过于求的程度较小,且红光与蓝色绿色在自发光显示应用中R:G:B以1:1:1比例固定,因此总体与显示用氮化镓呈现1:2的比例,与蓝绿光产能有很强的互补性。mini和micro LED自发光显示屏对红光的需求边际影响更为明显,因此未来AS/P需求增长的幅度也较蓝绿光更大。

  

  

从厂商的角度来看,2018年以来,国际LED大厂的LED封测类营收整体呈现了逐季下滑的特征。到2019年上半年同比跌幅平均达到20%。如此惨烈的下跌整体上是受到经济环境的冲击,其中还叠加了一定的转单效应。部分国际大厂长期把持的如车用照明,中高阶消费电子背光等LED的中高端市场的订单也开始被中国厂商瓜分。

  

2. 中国LED芯片产业规模及现状

  

  

中国LED芯片市场规模2018年仍然实现了成长,虽然2018年全年价格下跌最为剧烈,然而产出数量相比17年仍然有大幅成长,因此整体收入仍然有所增长。LED芯片的国产化率达到81%并维持了稳定的状态,台厂保住了18%的份额,部分原因是因为显示用RGB芯片需求较旺,晶电等台厂在红光LED市场占比较高,更为受益。此外部分特定功能和专利要求较为严苛的细分市场,大陆封装厂仍然倾向进口芯片。19年的市场规模数据目前仍没有完成统计工作,但由于国产化率达到81%,因此我们可以从中国厂商的产值规模角度先做一个估计。

  

  

从国内厂商的营收角度统计观察,2019年整体收入规模估计下滑18%,从150亿跌至123亿。如果进口的比例保持不变的话,那么预计2019年的市场规模也将会是超过10%的下滑(2019e)。

  

还原到具体的厂商,整体来看2019年的收入相比2018年都不同程度的大幅跌落。

  

  

较为例外的是聚灿,因为宿迁新厂在2019年二季度达产,选择了低价抢占市场的策略。由于新厂机台效率较高,加之采取部分政府补贴与在建工程冲抵的政策,固定资产折旧较低,超低售价令部分观望态度的边缘化芯片厂商加速退出市场。

  

对应的则是LED芯片行业在2Q19出现了历史上的首次全行业主要厂商加权平均净利润亏损4%的现象,而扣去非经常性利润的真实加权平均利润率为-10%。这行业,太难了。

  

  

更难的是盈利下滑的同时,还有持续堆积的库存。

  

  

从上市公司披露的库存状况来看,总体库存水平仍然在逐季增加,随着4Q需求季度性复苏,预料未来一两个季度库存可能会出现环比下降,但整体形势仍然很不乐观,全行业存货周转天数高达200多天,库存问题回到良性的状态可能需要数个季度。

  

而且这两年来芯片价格持续下跌,但是厂商库存却持续走高。那么存在两种可能,一种就是库存减值有水分,另外一种可能则是库存量的增加更远超过金额的增加。三安在答复投资者的时候表示公司采用的是先进先出的存货管理政策,那么就意味着是后一种可能。这对行业来说,就意味着库存压力更为真实和巨大。

  

行业这么难,究其背后的原因,政府对产业的过度补贴和MOCVD设备国产化是两个关键变量,本文不再赘述。

  

值得观察的是以HHI指数计量的行业集中度在2016年,2017年出现了持续上升后转而调头向下。

  

  

红线中的实线和虚线是在考虑与不考虑兆驰芯片项目的情况下对行业产能集中度所造成的影响差异。由于兆驰是新进入LED芯片行业的厂商,而且规划产能规模巨大,因此对整个行业的产能集中度影响的差异相当明显。随着兆驰继续追加红黄光LED芯片项目投资10亿元,因为与蓝绿光存在互补性,因此100%可以确认兆驰的蓝绿光项目会继续进行。且存在赶在南昌补贴政策退坡之前继续上马蓝绿光二期项目的可能,彼时可造成国内产能第二大芯片厂商的既定事实,成为行业不可忽视的供给新势力。

  

HHI指数是将各厂商的份额百分比平方以后加总的数字,这个数字分母是10000,分子则是集中度的指标。通过对头部厂商赋予更高的权重,放大领导厂商的市场势力,来衡量产业竞争强度。由于LED芯片行业新厂商的加入和后位厂商持续扩产,短期内也很难看到有大型厂商退出的可能,因此集中度预计会稳定在当前区间,直到新的重大影响变量的出现。

  

那么是不是集中度不提升就没有机会了呢,结论是相反的。以LED封装环节为例,整体的LED封装环节的集中度非常低,HHI指数只有不到500(2018)。然而如果深入分析应用别市场,部分子行业由于进入门槛高,玩家数量稀少,反而有着高于芯片的行业集中度。

  

  

举例来说,在显示屏LED和小尺寸背光这样的细分市场,参与厂商的数量远低于照明LED市场,因为供给集中度较高,因此这些市场里的领导厂商如国星光电和聚飞光电即使在2018年和2019年这样行业下行周期中也保持了较高的盈利水平。

  

  

因此,对LED芯片厂商来说,全行业整体的供过于求短期内是难以克服的既定事实。未来的机会仍在于技术力,品牌力,市场力的持续强化,选择与公司资源及能力相匹配的某些细分应用市场和特定客户群深度经营,并在其中建立强大的壁垒以获得长期的竞争优势。

  

Mini LED,Micro LED都是这样的潜在市场,更广义的LED,包括不可见光的部分,其中深紫外线LED,远红外线LED也存在这样的机会。再向外延。

产品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