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LED协会主席:中国产品在美有品无牌
吴长江: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飞利浦低碳烛光,点亮地球绿色图景

吴长江: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日期:2020-04-29 23:53点击数:

  吴长江: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11日下午3点,雷士照明重庆总部召集20多位媒体记者在重庆雷士光电体验馆召开媒体见面会,吴长江、王明华、穆宇、赵一方等高管将亲自出席。发布会马上开始,而现场有几十人的专业安保团队,安保严密。

  

  

【雷士照明重庆发布会开始 参会高管减为2名】 原定于今天下午3点的雷士照明媒体见面会(重庆)正式开始,吴长江及其律师代表出席,原定的几位高管未现身。吴称,迫不得已和大家见面,心情很沉重,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吴长江:不想暴露“家丑”让别人笑话。雷士风波成教学案例,媒体和企业都更加关注,最大的价值是对创业者的教训。一次二次,不想出现第三次,但越不想出现,来的越快。 吴长江谈引入德豪:很多朋友说引进德豪是引狼入室,当时引入德豪是朋友介绍,但是我也看好行业的机会,我考察了工厂、了解了情况,德豪做出了有技术含量的产品,但是它没有渠道和品牌,但雷士有这方面优势。如果好好合作,一定能够借助LED行业转型做到全球前三。 吴长江谈分歧:雷士比德豪大多了,我本人也比德豪影响大多了,但我宁愿做二股东,两人之间一拍即合,但也签了协议,双方的义务、责任、权利,界定的清清楚楚。后来慢慢事实证明,他不按照这个执行,但我不断退让,忍让,我成为德豪股东这么久,但董事都不是。 吴长江谈王冬雷:他喜欢越权,不断的越权管理,引起我们管理层极大不满,我曾经很郑重提出要他改这个毛病。合作中,他不断做违规的事情,管理层不同意,也埋下怨恨。去年,王冬雷强行要把光源产品转移到德豪,董事穆宇不同意,他怀恨在心,后来要开除他,但我坚决不同意。 吴长江谈合作:是我救了他!德豪一直财务状况很差,如果没有2012年的合作,一位德豪高管给我说,不合作德豪会崩盘的。我们是换股,不是他掏钱买。德豪要把它的费用拿来雷士报销,几千万几百万,我们的管理团队不同意,他很怨恨。 吴长江谈矛盾:7月14日,董事会要把二级公司董事、法人更换触发了我的底线。第一,他没和我商量,直接发内部通知,让员工、经销商都知道。第二,他让他的同学一个德豪副总裁来做董事长,让我做副董事长,这是在恶心我。这让整个公司和经销商都人心惶惶。 吴长江的3个选择:7月17号上午,在王冬雷办公室,双方约定3个选择:1)双方像最开始一样,背靠背、好好合作、共同赚钱;2)把雷士交给王冬雷,关联公司拿过来,至少10个亿;3)吴长江找钱换雷士的股权。后来和经销商商议,大家都准备凑钱购回雷士,而且考虑承诺用德豪芯片等。 吴长江的“大雷士”:吴长江和多地经销商曾商议,把经销商整合起来,装入上市公司。渠道的销售在80亿以上,利润至少5亿,如何合并,我们的股份就可能占大半,我们的话语权就大了,齐心协力把雷士做好,做大雷士。 如果德豪不愿意,就提出要渠道单独上市,逼迫王冬雷接受整合。王听说后很怕。 吴长江谈公司治理:以前我曾说过,如果一个股东从绝对控股,把企业从小做大,久而久之就会对公司治理极为不利。但后来明白,在快速发展过程中,需要有话语权的英雄。如我的战略每个人都懂,就不会有雷士的今天。 吴长江谈打人风波:我预想到他要换我的团队,但没想到这么快。8号中午,董秘说2点半开董事会务必要参加,但没有通知议题。董事会上,王冬雷提出罢免,我提出反对及理由。正在开电话董事会,王冬雷就开始带着人打起来了,我告诉了开会的董事,挂了电话。 十几人把我围住,在沙发上打我的助理,王冬雷要求立即交出公章,我不同意。他们就要抢我的包和电话,我只要一点反抗肯定会出事,他们还去其他办公室收缴东西。后来警察来了,双方律师也来了,大家又坐下来谈判,我提出这不符合程序。 我提出单独聊10分钟,我对他说了,出来混是要还的,今天太过分了。他就说,没法。后来警察把打人的几个人带走了,王冬雷也带走了,但做了笔录晚上就放着走了,打手第二天也放了。 吴长江谈关联公司:3家关联公司不是什么利益输送,是通过授权品牌有偿使用做一些非竞品的产品。这都是公共过的,而且也承诺过要装入上市公司。我当时签这个授权,没有违规。 吴长江指王冬雷关联公司违规:我也查他了,他的关联公司是广东运营中心,王冬雷控制的公司控制广东运营中心,一年2个亿的交易,这是违规的。是谁在掏空公司?是谁在做关联交易?谁在歪曲事实,明眼人都知道。 吴长江谈三退董事会:三次都是股权之争、控制权之争,第一次有同学情大家比较友善,第二次用了资本的手段让我损失很大,第三次用了流血的方式,一次比一次凶险。

  

来源:每经网

  

如需获取更多资讯,请关注LEDinside官网(www.ledinside.cn)或搜索微信公众账号(中国LED在线)。

产品分类